正北方网 > 草原人文 > 故事内蒙古 > 正文

草原往事 | 护秋

作者:白守双 责任编辑:张涛 2017-09-11 11:00:50 来源: 正北方网-北方新报

每当我吟诵起宋代王炎“五风十雨天气好,又见西郊稻秫肥”的诗句的时候,48年前护秋的一幅幅画面,就像电影里的特写镜头,在我的脑海里切换着,晃动着,使我的心情难以平静。

“护秋”也叫“护青”,守护未成熟的庄稼,直到庄稼成熟并收获到家。 一眼望不到边的庄稼,那是集体的,个人不能独自享受。虫子咬,我们要打打六六六粉;如果有个别思想觉悟不高的人偷吃偷拿,散放的猪羊牛马糟蹋,那就要有护秋的。护秋是生产队一种季节性的职业,是一种极为舒服但责任心极高的职业。护秋的人,需要具备3个基本素质:一要身强力壮,所向无敌;二要大公无私,六亲不认;三要眼好腿勤,土生土长,队伍庞大。生产队一般都派根红苗壮的贫下中农、基干民兵,或天津、北京、浙江、通辽和甘旗卡下乡知识青年守护。

我们哲里木盟(现通辽市)科左后旗常胜公社平安大队由两个自然屯组成:一个是喇嘛虎嗒,一个是梅林窝铺。喇嘛虎嗒村东头是第一生产小队,村西头是第二生产小队,梅林窝铺是第三生产小队。“文化大革命以后”,喇嘛虎嗒两个生产小队就合并在一起了。

那是48年前的事了。1969年,我是回乡青年。那一年也不知咋的了,晚庄稼刚收割完,玉米还没来得及放倒,暴风雪突然就来了,把整个大地都覆盖了,雪有膝盖深,而且还结了冰。看来埋在雪里的庄稼短时间是收不回到生产队的场院了,只等来年开春,冰雪融化了。这样就得组织一个庞大的看青队伍来看护没进场的庄稼。

当时我记得看青队伍由十几人组成,组长也是总指挥由当时的生产小队长吴永和担任,组员由马世元、潘殿军我们这些根红苗壮的后生构成,办公地点就设在吴队长家里,交通工具主要是马匹,重点防御对象是靠辽宁边境线一带的坨子上,如小泡子、南洼子、老河头等地庄稼,时间主要是晚上,人员分工分3组,第一组巡逻队;第二组推碾子;第三组做饭的,重点是巡逻队,3个小组人员不固定,随时轮换,待遇是每天晚上给记一个劳动日10分,解决一顿饭荞面条。

我们都按着吴队长的分工,各自履行着各自的职责,干得非常起劲。

就说推碾子吧,当时生产队没有毛驴,每次推碾子那个难啊。用马把荞麦从一里多地的生产队场院驮来,然后在四面透风的没有门的碾道里人工推碾子,我就轮过好多次。每次推碾子都是3个人:一个人抱着碾杆,一个人扶住碾框的边角,两人合力往前推,一个人不断地在碾盘上续荞麦,用手“扑拉”,然后用二细箩在簸箕里筛面。用手“扑拉”那手它凉呢,透心凉,抱碾杆推碾子的人,干起活来一身汗,停下来身子骨特别凉,容易感冒,十几人吃一顿荞面得用很长时间碾面才够。

巡逻队的任务是最艰巨的,马世元我们五六个人,骑着马一字排开,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。从吴队长家出发,往西南南洼子地走,绕道甘(甘旗卡)金(金宝屯)南线,然后再从东南方向的老河头地回来,这一圈儿下来少说也得一个多小时。那时我们穿戴都不好,没有像样的棉鞋、皮帽和手套,骑在马身上,马一跑起来,两耳生风,耳朵、手指尖儿、脚被冻得像猫咬似的。这样的巡逻,每天晚上都要做到2~3次。这样的看青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开春,庄稼一点也没损失,我们胜利地完成了任务。

护秋,远去的乡村符号。48年过去了,我还在回忆那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 

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•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
  •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!
  • 好好树就被拔了
  •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