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北方网 > 草原人文 > 故事内蒙古 > 正文

那个时候的下雪天

作者: 责任编辑:张涛 2018-01-11 16:34:28 来源: 正北方网-北方新报

传闻中的大雪终于以寒冷的面孔出现,纷纷扬扬的大雪,将大地变成一片白色。望着飘扬的大雪,站在窗前的我,却想起那个时候的下雪天。

孩子们最喜欢下雪天,尽管,小脸冻得通红,手被冻得无法伸展,可还是,开心得不得了。最喜欢,趁玩伴不注意,抓起一把雪,塞进他的颈脖里,然后,飞快地跑开。这时,就会见,雪地里两个少年疯狂地追逐、嬉笑,身后留下一长串脚印。这印记,就像记忆的印痕,永远留在了那片雪里。和小伙伴们,一起动手堆个雪人。用墨笔画出一双黑眼睛,一个大嘴,用胡萝卜做成鼻子,还给雪人弄个围脖,戴个帽子。大伙们看着自己的杰作,一个个捧腹大笑,那份快乐至今仍难以忘怀。

下雪天,也会跟随妈妈学着鲁迅笔下《闰土》的样子,雪天捉麻雀。雪中扫块空地,放上点稻米,然后,用木棍支起竹篮,牵着长长的绳子躲在屋后。“逮着了!逮着了!”被罩在笼子里的小麻雀惊恐地乱蹦乱跳,我和妹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或者,一边嗑着瓜子,一边听单田芳老师的评书,惬意的很。

也会跟着母亲去串门。到了人家,拍打掉身上的雪花,搓着双手,揉揉耳朵,嘴里吐着热气,不住地叫道:“真冷!”这时,四婶便笑着说道:“天冷好事儿啊!明年又是个丰收年,快到炉前烘烘手!”女人们碰到一块,便说起了家常事,李家长,张家短,不时伴着笑声。乡下人都热情好客,会端上自家炒的蚕豆、花生招待。

那时,下雪天,也会走出家门去户外踏雪寻梅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邂逅一场雪中爱情更是心底的期盼。可惜的是有缘无分,不过,那鲜红的红围巾、长长的大辫子、那甜蜜的微笑,却融化在雪里,融化在心中。下雪天也是思念的季节,那时没有微信,没有朋友圈。那就铺开信纸给远方的她写封信,问她“你那里下雪了吗?”在陈慧娴的《飘雪》歌声中带去我的思念。

不知何时起,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,对雪由喜爱变成了讨厌。现在下雪天,早就没了踏雪浅行的兴致了,有的是“大雪天不好上班”的抱怨。是什么改变了我们,其实,并不是我们长大了,而是我们变得功利现实了,丢了些浪漫。这也就是为何,微信朋友圈里很多人在晒雪人,晒出的是一种怀念与情怀。

其实,我们还是可以浪漫的,与其怀念。不如走出去,来一场属于大人们的雪仗,堆一个大雪人,找回那份雪天里的快乐。文/张帮俊

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•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
  •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!
  • 好好树就被拔了
  •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