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北方网 > 草原人文 > 推荐阅读 > 正文

作家们献给2018的第一个故事

作者: 责任编辑:张涛 2018-01-11 16:35:00 来源: 正北方网-北方新报

莫 言

新年伊始,一批名家新作集中亮相2018年首期文学刊物。细数《人民文学》《收获》《上海文学》《当代》《十月》《花城》《小说界》《钟山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开年新刊,既有名家力作爆发,也有新鲜嫩芽冒尖。这些第一时间记录文学现场的主流刊物,透露出哪些创作信号与趋向?我们细细梳理了一番,供读者先睹为快。

书写与时代共振

开年新刊里,新发表的主打长篇小说引发业内瞩目。评论界指出,现实主义是当下写作的趋向,不少长篇更接地气,记述了中国故事的精神、价值与分量,将浓厚人间气息与鲜明时代精神融汇笔下。

翻开2018年第一期《人民文学》,主打长篇来自周大新《天黑得很慢》。王十月中篇《子世界》、潘军短篇《泊心堂之约》引人注目;毕飞宇发表了《屹立在三角平衡点上的小说教材:〈包法利夫人〉》。

《收获》开年新刊朝岁月深处追溯,以文学的温度和力量钩沉历史。陈河长篇新作《外苏河之战》讲述战火纷飞里青年士兵的坚守与追求。弋舟短篇《巴别尔没有离开天通苑》构思精巧。

刚出炉的今年首期《当代》,依然关注现实主义书写,关心时代大潮中的浮沉命运。张炜长篇新作《艾约堡秘史》借小渔村缩影思索经济社会演变,被评价为“一位学者以渔歌对流行的反抗”。

作家周大新最新长篇《天黑得很慢》首发于《人民文学》今年第一期,小说直面老龄化难题,人生终点前的种种情形浮现,比如社区讲座、电视购物中有关医学治疗、延年益寿的喧哗;一头连着并无亲情的老人、一头牵着生计的老年陪护工作境况……“小说人文关怀的广角,使得以前未被足够凝视过的老年护理人群有了表达的机缘。小说家机智的现实敏感和悠长的生命疼惜,平衡在文本内。”在《人民文学》主编、评论家施战军看来,现实题材的创作,就是要诚心诚意进入现实的内部,以文学的审美样式和规律呈现现实的生动和丰繁。《天黑得很慢》正是把平常人心中不平静的温度、道德、筋骨都活化在小说里,有关社会治理的话题也渗透到了褶皱深处。

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与改革开放相伴而生的《十月》也即将迎来40岁生日。开年新刊里,莫言短篇小说和诗歌新作、罗伟章中篇《白岛》、叶兆言短篇《布影寒流》等亮相。

今年第一期《花城》首发了作家莫言的短篇小说《诗人金希普》《表弟宁赛叶》、诗歌新作《雨中漫步的猛虎》,不难看出,莫言以奇异想象和现实元素的奇幻组合,呈现出复杂世相在内心的映射。

短篇新作发力

今年,一些文学刊物聚焦中短篇尤其是短篇小说发力。在不大的篇幅里腾挪文字,似乎更考验作家的精巧构思与凝练遣词。难怪有作家直呼:短篇小说是一种挑战,“它就像吊环和平衡木对于运动员那样,不给你犯错误的机会,也让你没有改正错误的可能,因此短篇小说也是一种诱惑”。

或许正是在这种“诱惑”下,作家陈村写了一个关于“苹果的诱惑”的新故事———在今年第一期《上海文学》首发最新短篇《第一只苹果》。3000多字,以出乎意料的方式诙谐解构“亚当夏娃在蛇的诱惑下吃果子”的母题:“走出伊甸园,亚当和儿子必须打猎,夏娃和女儿要劳动,要美容,要忐忑于内心的私奔……第二只苹果掉在牛顿的头上,昭示万有的引力。第三只苹果打中乔布斯,隐隐显出诱惑人们走上的那条不归之路。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,那只已被人咬过一口的苹果被乔布斯狡猾地散给大众,由他们去唱小苹果,分担命运。一定还会有苹果袭来!下一次,中彩的不会是人了。”

杂志社社长赵丽宏说,特辑中所刊短篇都在4000字以内,将“短篇要短”进行到底。其中,90岁高龄作家宗璞的短篇《你是谁?》,以不到2000字篇幅,表达了博大的悲悯和怜爱。

钟情短篇的还有去年底强势回归大众视野的作家莫言。他“花开两枝”,分别在《花城》和《十月》上发表了多个短篇及诗歌新作。从小说名《诗人金希普》《表弟宁赛叶》、诗歌标题《雨中漫步的猛虎》《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》就不难看出,莫言以奇异想象和现实元素的奇幻组合,呈现出复杂世相在内心的映射。短篇《等待摩西》则保持了莫言惯常的叙述语调,第一人称、生动幽默,但更显平静,叙事过程的放松与结尾的节制传递了人生况味。

2018年《小说界》以不同作家的短篇名称为主题,自成系列。诚如《小说界》执行主编乔晓华所说,选择全球名家短篇篇名“出题”,鼓励和推动当代短篇小说创作,丰富中国短篇面貌,像是一种致敬、一种呼应,甚至是一种回应。

此外,《钟山》《长江文艺》 都主打中短篇,前者新刊发表了叶晔中篇《觉醒三章》、王啸峰短篇《双鱼钥》,后者新刊推出了许春樵中篇《月光粉碎》、冉正万短篇《一只阔嘴鸟》、舒飞廉短篇《裟椤船》等。

2018年第一期《长江文艺》主打中短篇小说,包括作家许春樵《月光粉碎》、和晓梅《月光博物馆》等中篇,冉正万《一只阔嘴鸟》、舒飞廉《裟椤船》、秦无衣《酒驾》等短篇,风格各异,精彩纷呈。

非虚构栏目增多

从今年第一期的多家刊物来看,它们不约而同设置了非虚构叙事的栏目。比如 《人民文学》“新时代纪事”、《收获》“行走的年代”、《上海文学》“访问童年”等。

《收获》推出的新专栏“行走的年代”开篇之作,正是作家余华的《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》。这个专栏一经确定,众多名作家即纷纷表示,要用作品来回应曾经的生活经历和“行走的年代”。余华从参观耶路撒冷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谈起,对波兰农民那句著名的“我不知道犹太人是什么,我只知道人是什么”,挥洒了个人思考。今年第一期《当代》上,余华对老友马原长篇《黄棠一家》的评点《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》 亮相,这也是余华在《当代》上“初啼”发表作品。他在文中回忆与马原的惺惺相惜,感慨道:“我读完《黄棠一家》有一个感觉,这是一个江湖中人写出来的书,一个经历了很多的人才能写出来的书……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,也没有一种生活是不值得的,所有的生活都充满了财富,只不过是你开采了还是没有开采。”

发生在祖国大地上的故事震撼着作家的心灵,促使他们以纪实手法展开记录与书写。作家欧阳黔森《花繁叶茂,倾听花开的声音》首发于《人民文学》今年第一期“新时代纪事”栏目,作品讲述了贵州老区花茂村的脱贫故事,这个对中国革命史有着特殊意义的小山村,红色根基与绿色发展相统一,成为新时代革命老区实现精准脱贫的典范。

非虚构写得精彩,亟须作者深潜生活,捕捉人世间不同角落的微光。作家苏沧桑在一家草根戏班完整生活了一个月后,《跟着戏班去流浪》 新鲜出炉,首发于《十月》第一期。作品真实记录了特定人群的生存状态及思想情感,其真切细微的描述,远非躲在书斋中所能完成。而那些身边被忽略的现实人生,在文中挣脱了概念化的存在,变得鲜活且意味深长。(据《文汇报》)

欢迎加入"99街"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nmg_99jee

新闻热线:0471-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35129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•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
  •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!
  • 好好树就被拔了
  •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