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正北方网 > 草原人文 > 故事内蒙古 > 文章列表

宁澈无染的歌

[ 2017-01-06 16:43 ]

2006年12月,12岁的布里亚特蒙古族男孩乌云朝克接到学校老师的通知,让他去海拉尔参加一场特别的音乐考试。这场考试之所以不同,是因为别具一格的选拔标准:无须识乐谱,只需会用母语唱歌。

内心淌过清亮的欢乐

[ 2017-01-06 16:04 ]

一个人,生命中有两个“我”,一个是行走坐卧的我,一个是能够欣赏行走坐卧的我。这是一个作家说的,含义颇深。

父亲的缝纫机

[ 2017-01-06 16:02 ]

母亲总这样唠叨,却一直在用着父亲“倒腾”来的“有用没用的东西”,唯有缝纫机除外——母亲一辈子不会用缝纫机。

谁温暖了冬天?

[ 2017-01-03 15:48 ]

秋渐深的时候,单位换了门卫。与前几位门卫不同的是这位老人衣着干净整齐,鼻梁上架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的样子。一打听,才知道,是一位退休教师。

草原往事:家乡的年味

[ 2016-12-30 10:41 ]

秋天大田作物结束,男人们场收,女人们就开始了过年的准备,缝补浆洗,够忙上一阵的。场收结束,勤快的男人捻毛线织毛活,或许能赶上过年穿新,少妇、姑娘们早早动手剪窗花了,选好中意的花样,贴在白纸上,弄潮,在燃着的油灯上方移动,花样镂空的地方被油烟熏黑,图案就印在了纸上。

草原往事:腊八冰

[ 2016-12-30 10:30 ]

在我国传统的民间习俗中,过腊八节做腊八粥为大家所津津乐道,但是,做腊八冰却鲜为人知,在我的家乡内蒙古乌兰察布地区,民间就有做腊八冰的习惯,现在想想还真有意思。

青城故事:打酱油

[ 2016-12-29 15:00 ]

近几年,网络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些网络语言,如“神马都是浮云”“驴友”,还有前些时刚出现的“蓝瘦,香菇”等等。

青城故事:童年的毛毽儿

[ 2016-12-29 14:58 ]

我要说的毛毽儿,不是现在街上卖的那种染得红红绿绿的硬毛毽子,是40多年前自己动手,用铜钱、布条、线、鸡毛做成的原生态毛毽儿。现在叫踢毽子,我们那会儿叫踢毛毽儿。

草原往事:磨蝼蛄

[ 2016-12-28 16:55 ]

蝼蛄是生长在土壤里的一种昆虫,昼伏夜出,危害庄稼。勤劳的人们在多年的生产实践中,逐步掌握了它的生活规律,给它一种声音,白天照样可以把它“请”出来。

姥姥的小米稠饭

[ 2016-12-28 16:54 ]

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吃姥姥做的小米稠饭,只知道那是姥姥家常吃的一种早饭。

草原往事:打五爷缸

[ 2016-12-28 16:52 ]

每每进入腊月,北风呼啸,滴水成冰。大人们穿上皮袄皮裤、戴着狗皮帽子,只在阳婆弯聚一聚,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走回家,围着火炉侃大山,或坐在热炕上摸纸牌打扑克。

鱼皮也是肉

[ 2016-12-28 16:50 ]

小时候玩扑克牌,我们常玩一种钩鱼的游戏,以谁钩到的鱼多为胜。黑桃为1条,红桃为7两,草花为5两,方片为3两,所以大家都爱钩的是黑桃,最不爱钩的是方片。

都市心情:姥姥和我

[ 2016-12-28 16:49 ]

也许每个人的生命中,都会有一个人,她几乎可以包容你的所有问题,犯了错误,她总是想方设法帮你弥补,被父母批评,她永远都挡在你身前,她总是随着你的心情变化而变化,你高兴她就欣慰,你难过她就担心。

婚姻里的相爱相杀

[ 2016-12-28 16:47 ]

窗外的天色一点点暗下来,我心里的火苗一步步也发展茁壮,终于变成大火,熊熊燃烧。4点就下班,可现在已经5点了,约好接我的先生还没到,办公楼里寂然无声。

老土炕

[ 2016-12-28 15:22 ]

在南方,气温高,湿度大,床总是湿乎乎的,睡觉睡得腰酸背痛。这就让我想起了老家通辽的老土炕,睡觉那个舒服呀……

都市心情:冬晨一碗粥

[ 2016-12-27 16:04 ]

在北方寒风呼啸的冬晨里,我喜欢捧一碗热气氤氲的粥,一边用碗边捂着手,一边不紧不慢地喝着。

都市心情:做一棵冬天的树

[ 2016-12-27 16:01 ]

我有一位画家朋友。他特别喜欢画各种大树,尤其擅长和喜爱描摹冬天的大树。

都市心情:腊肉飘香

[ 2016-12-23 16:44 ]

又到雪花飞舞的季节,往年这个时候,阳台上总是挂满了一条条晒得透亮流油的腊肉,红彤彤的香肠,肥厚的咸鹅、猪蹄,那是婆婆一趟一趟从市场上精挑细选买回来腌制的。

草原往事:文娱演出

[ 2016-12-21 16:34 ]

上世纪70年代初,我在乌拉特中后联合旗(现乌拉特中旗)温根小学工作。那时,学校的文娱活动搞得红红火火,有声有色。

  • 在校教师还可以将学生考试信息向培训机构泄露?
  •  【征集】在内蒙古的《回家故事》
  • 信号灯形同虚设 生命安全不重要吗?
  • 阴山岩画 谁来保护?